北宋小厨师 第三百三十章 金国特使-下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北宋小厨师  作者:南希北庆 书号:27502 更新时间:2014-1-25 
第三百三十章 金国特使(下)
  要知道如今可是一个通讯极不方便的年代,大金刚建国不久,以前与大宋之间还隔着一个辽国,故此宋人只知北方有一个刚刚崛起的大金,但是对于金国了解却是少之甚少,李奇这个外来人就更加不用说。

  然而,宋玉臣却说这贵气男子竟然是金国特使,这着实让李奇等人大吃一惊。不过,金国在李奇心中一直都处于头号敌人的位置,所以他还在遗憾方才下手太轻了。

  作为整件事的关键人物封宜奴,方才却一直都没有做声,因为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李奇会站出来救她,而且当李奇把她护在后时,她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她内心并不想破坏这种觉,所以她方才一直都处于一种游离在外的状态。

  但是现在情况直转急下,殴打他国使节的仆人,这事真是可大可小,封宜奴黛眉轻皱,心里隐隐到不妙,瞥了眼李奇,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迈出一小步,开口道:“我“飞”

  可是她刚说了一个字,忽然一只手握在她的手腕上,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她稍稍瞥了眼李奇,见其依然还是一脸淡定从容的望着那贵气男子,心想,难道他还打算继续替我扛下去么?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不是一直都看不起我的么?

  一时间封宜奴心中是思绪万千。

  李奇倒是没有想太多了,既然对方是金人,那么整件事的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可是关手到两国的外关系,得谨慎行事,再说若是让一个人挡在面前,这还不把大宋大老爷们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这可真是一个好兆头呀!老子来北宋第一架干的就是金人,老天肯定是想借此告诉我,老子天生就是金人的克星。对,一定是这样的。李奇心里暗自窃喜嘴上却故作惊讶道:“金…金国特使?员外郎,你可千万别几个戏子打扮的怪模怪样就来蒙我这老实人呀。本官胆小的很,要是吓出病了,那我可得找你要神损失费。”

  你还胆小?蒙谁呢。宋玉臣再了解李奇不过了连王相都敢冲撞,他要是胆小,那还真就没胆大的了。冷笑道:“本…下官虽然才疏学浅,但也不会拿此等事情来说笑。”说着他手向边那位贵气男子一引,介绍道:“这位纥石烈赫先生乃金国皇帝特派出使我大宋的特使。”说着他又指着那中年男子道:“这位被你殴打的袁洪先生乃是纥石烈先生的译官。”

  “具慢。”

  李奇手一抬,道:“员外郎,请注意你的措辞。何为殴打?我们这分明就是互殴呀。不过我知你才疏学浅就不与你计较了下安注意一点…”

  宋玉臣冷哼一声道:“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我方才明明见你用脚踢这位袁译官,待我将此事奏明圣上,到时皇上一定不会轻饶你。”

  “不错,不错,一定要让贵国皇帝治这小子的罪。我的脸就是最好的佐证。”袁洪指着自己的脸道。

  哟?吓唬我?李奇瞧这袁洪的汉语比他还说的标准一些,却称大宋为贵国,摆明就是:个大汉当然,他的长相也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笑道:“员外郎,我从未否认我没有踢这位袁译官但这只能说明我打赢了,并不能说明我在殴打他,也可能是互殴呀。再说,可是他先叫人动手的,难道咱们大宋子民在自己的地盘还得站着被外国人打么,要不是本官事先知道你姓宋,我还真以为你姓金的了。”

  宋玉臣怒道:“你休得胡言。”

  袁法反驳道:“若非你辱骂于我,我怎会动手?”

  “呐。这你可听见了,是他先叫人动手的。”李奇指着袁洪道。心里暗笑,这个草包,老子吃定你了。

  宋玉臣暗自皱了下眉,又道:“袁译官知书达理,乃谦谦君子,岂会无故动手,定是你事先用言语挑衅他,纥石烈先生乃皇上的贵客,你作为大宋臣子不但不以礼相待,反而对皇上的贵客出言不逊,又是何道理?”

  袁洪忙点头道:“是极,是极,这人好搬是非,宋大人可别让他给骗了。”

  “是个。”

  李奇笑骂道:“哎,我说宋员外郎,你丫是吃屎长大的吧,他说你就信,老子说你…就不信,你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

  宋玉臣大怒,指着李奇道:“你一你竟敢骂我?我…我一定要在皇上那里参你一本呀。”

  !这两父子还真是一副德行,动不动就上奏,你老子都没有参倒我,更何况你这兔崽子。李奇冷笑道:“我这是在骂你么?我这是在教你怎么做人,你有本事你就去参啊,你瞄不参就是儿子。咱们不妨把这事给闹大了,看皇上到时怪罪谁。还有这位袁译官,你先别走,我还要带你回去审问。”

  宋玉臣被李奇这么一吓,心里倒真有些胆怯了,心想还是先把事情清楚再说。道:“官燕使,你凭什么抓袁译官?”

  “我凭什么?”李奇冷笑一声,道:“请问员外郎,咱侍卫马的职责是什么?”

  宋玉臣愠道:“自然是保卫京常…”

  “还有管理京青青子矜0706城内的治安。”

  李奇帮宋玉臣补充了一句,又道:“我作为副都指,见到有人公然调戏兼意殴打良家妇,难道你要我袖手旁观么?”

  “什么?”

  宋玉臣转头望向袁洪。

  袁洪立刻叫冤道:“你污蔑我,我什么时候殴打良家妇,分明就是那臭婆打我。”

  李奇笑道:“你别动,这我也看见了,但是我可是见到是你先拉着封行首的手,封行首出于自卫,才迫不得已还手,我可有说错?”

  “这…”袁洪一时词穷,不知该如何解释。

  宋玉臣暗骂这姓袁的是一个草包,这点小事就做不好。眼珠一转…道:“就算如此,你作为副都指也应该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不应辱骂袁译官,更加不应大打出手。”

  李奇忽然沉声喝道:“宋玉臣,请你注意你的语气,你这是一个下官对上官应有的态度么?”

  “不敢。”

  李奇时不时就以大欺小,的宋玉臣心神大,咬着牙一拱手,又道:“皇上派下官来接待纥石烈先生,下官此番询问也只是秉公办理。”

  “这还差不多。”李奇一笑,又道:“我前面就说过,我从未辱骂这位袁译官。”

  袁洪急的都快蹦了起来,指着李奇道:“你胡说,你方才分明就辱骂我是哪里冒出来的鸟人。”

  李奇怒道:“袁译官,你汉语是不是还没过三级啊。鸟人是骂你么?我这分明就是在夸赞你头上的鸟致呀,你若是不戴在头上,我又怎么会说你是鸟人呢?”

  马桥和封宜奴同时低下头去,浑都在颤抖了,他们还是头一次知道原来“鸟人”还有这么一个含义。好在那些金人一时也听不懂李奇在说什么,不然非得找李奇拼命不可。

  “你%”

  “你什么你,我还没有说完了,我本着奉公执法的态度出口询问,你不但不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叫人这两人意殴打朝廷命官,若非我的随从英勇,躺在地下的可就是我了,你调戏我大宋良家妇在先,意殴打朝廷命官在后,我不抓你,我抓谁?”

  李奇本不给宋玉臣反驳的机会,又道:“员外郎,你方才不是说要上奏参我么?记住把这些也写进去,算了,你既然有心把这事闹大,那咱们不妨再玩大一点。”说着他便朝着马桥道:“马,你朝楼下吼俩嗓子,就说有人调戏封行首。”

  这人真是太卑鄙了。宋玉臣登时头大许,这下面可全是封宜奴的追随者,这两嗓子吼下去,那可就不好控制了,这是他上任以来第一个任务,还是他爹爹帮他求来的,若是砸了,那他的前途可就一片黯淡了,而且衙内等人也在下面,若是李奇再挑拨几句,他恐怕也未能幸免。赶紧道:“且慢,官燕使万不可意气用事啊,方才下官不过是一句气话,还望官燕使勿要当真。”

  切。小样,跟老子玩,你还了一点。李奇朝着马桥使了个眼,让他别去了,他知道宋徽宗这人是个软骨头,若是这事闹大了,他也无法控制。

  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纥石烈赫虽然听不懂李奇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瞧宋玉臣和袁洪的脸也知道是自己这边理亏了,心中是疑惑,于是开口叽里呱啦的朝着袁洪说了些什么,那袁洪恭敬的说了几句。忽然纥石烈眉头一皱,脸愠,又说了一句,那袁洪惶恐不已,急忙又说了一大通。纥石烈赫怒哼一声,又朝着那俩汉子说了一句。那俩汉子头大汗,稍稍点头。

  纥石烈赫狠狠瞪了袁洪一眼,然后又道了几句。

  袁洪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来到宋玉臣边,小声问道:“宋大人,我家主人问你,这官燕使是何许人也?”

  宋玉臣忙小声道:“哦,此人原是一个厨子,但是因为深受皇上喜,故此才当上了这官燕使。”

  袁洪又将宋玉臣的话转告给纥石烈赫。后者一听,眉头一抬,又道了几句。袁洪听罢,又朝着宋玉臣问道:“此人可是那酿制天下无双的李奇?”

  宋玉臣一愣,道:“纥石烈先生识得这人。”

  袁洪并没有答话,而朝着纥石烈点了下头。纥石烈赫一听,眼中闪过一抹喜悦之,瞧了李奇一眼,笑着点点头,又说了几句。

  袁洪道:“官燕使,我家主人说他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今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还说这件事只是一场误会,主人他原只是想认识下这位封子,是…是我等不懂礼数,冒犯了这位封子以及官燕使,还望官燕使勿要见怪。”

  切。认识下?你的连汉语都听不懂,认识个口呀,分明就是贪图封宜奴的美,老鬼。可是他为何要对我如此恭维,难道黄鼠狼给拜年,没安好心,我可不能大意了。李奇朝着纥石烈赫拱手笑道:“纥石烈先生言重了,言重了。在下观纥石烈先生相貌堂堂,英武不凡,想必这事定与纥石烈先生无关,既然纥石烈先生都说这一场误会,那在下也就不追究了。”

  纥石烈赫听完袁洪的转述后,哈哈一笑,又说了几句。袁洪翻译道:“主人赞官燕使真是一个快人。听说那狗火锅以及如今连锁店卖的那烤鸭也都是官燕使发明的,不知可有此事?”

  李奇笑着点头道:“不错若是纥石烈先生喜的话待纥石烈先生回去的时候我送一些烤鸭给纥石烈先生聊表心意。”

  纥石烈赫听罢,眼中闪过一抹芒,笑着点点头,语气温和的说了几句。袁洪道:“官燕使的美意,我家主人心领了。

  我家主人说今能够结实像官燕使这种人才,真是不虚此行,只可惜琐事,不能与官燕使把酒言定当上门造访,如今就先告辞了。”

  宋玉臣见纥石烈赫对李奇如今尊敬,心中也是疑惑不已他实在是看不出李奇到底有什么才能,怎么皇上、蔡京,就连这金国特使都对他另眼相待。

  还登门造访?奇怪?看他样子又不像是说客套话,我就一四品官,他已结我做什么?李奇心里也有些犯糊了。拱手笑道:“哪里,哪里。纥石烈先生慢走。”

  纥石烈赫微微一领首,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转朝着楼下走去,临走前还不忘瞥了眼封宜奴。宋玉臣皱眉瞧了眼李奇,眼中闪过一抹困惑之,然后便跟了过去。

  李奇眯了眯眼,暗道,奇怪,如今辽国都还没有灭,这厮跑到我们大宋来干什么?特使?莫不是北方战事发生了什么变化?若真是如此,那可得要去查清楚啊。

  正当李奇沉思之际,边上忽然传来一个夹带着一丝愠意的悦耳声“你现在可以把你的手拿开了吧。”

  “啊?什么意思?咦?这…这是怎么回事?奇了个怪。”李奇大惊失,讪讪干笑了两下,赶紧将环住封宜奴细的大手撤了回来,道:“类,我真不是故意,纯粹的习惯动作而已,下次一定好好注意。”

  封宜奴冷冷道:“劳烦官燕使下次使用这习惯动作对,还请先看清对方是谁。”

  “一定,一定。我一定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你放心好了。”李奇点头笑道。

  封宜奴神稍稍缓和了一些,复杂的瞧了李奇一眼,问道:“你方才为何要帮我?”

  “啊?”

  李奇楞了下,笑呵呵道:“我李奇虽不是什么谦谦君子,也不是什么大英雄,但是见到自己的同胞受到外人欺负,要我袖手旁观,这我可做不到。”

  封宜奴听他这般说,又想起方才宋玉臣的种种行为,心里忽然隐隐明白白浅诺为何会钟情于他。微微笑道:“不管集么说,宜奴还是多谢官燕使出手相救。”说着她矮向李奇行了一礼。

  今到底是吹的是什么风,金特使对我示好,这小妞竟然还向我道谢,真是怪哉。李奇忙道:“哎呀,封行首太见外了,咱们也算是老情了,这些凡俗礼节就没有必要了,还不如以相…咳咳咳。我的意思是,保护纳税人的安全,是我们侍卫马应该做的。”他说到后面,一脸正义凛然,仿佛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马桥忽然笑道:“保护纳税人的安全?副帅,你这句话说的真是太辟了。”

  李奇脸又是一变,嘿嘿笑道:“哪里,哪里,这都是我的神腑之言罢了。”

  封宜奴瞧他又开始自吹自擂了,不禁摇头轻叹一声。李奇见了,脸上一红,正道:“不过封行首,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你今后得事事小心,我瞧那纥石烈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还有,这事你最好别跟师师姑说,因为这事远非她能控制的,若是参与进来恐怕也会受到连累,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纥石烈赫临走之前那一小动作并没有逃过李奇的双眼,同为男人李奇自然明白纥石烈赫那个眼神的含义,他也了解即便纥石烈赫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宋徽宗这个怕死的皇帝也不敢怪罪他,心里不禁也替封宜奴到有些担忧啊。

  封宜奴略一沉吟,便明白李奇这番的意思,目光忽然黯淡了下来,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笑意,我一个弱子纵使再小心,恐也无济于事。领首道:“多谢官燕使好意相告,我会注意的。若无其它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李奇点点头道:“请。”

  待封宜奴走后,马桥忽然叹道:“红颜祸水呀。”

  李奇深表认同的点点头,这人若是长的漂亮,麻烦事就肯定少不了。又听得马桥道:“看来我得让师妹少出门才是。”

  李奇诧异的望了马桥一眼,不愧是我的随从,果然有个。点头道:“有道理,不过马桥,我劝你委婉一点的跟你师妹说,千万别太直接了。”

  “这是为何?”

  “你别问为什么,反正我这可全是为你的安全着想。”李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走吧。”

  两人出了樊楼,朝着醉仙居方向行去。当他们刚来到汴河大街,忽听得有人喊道:“李大哥,尊大哥。”

  李奇抬头一看,只见见陈阿南挥着手跑了过来。不一会儿,陈阿南就跑到李奇跟前,着气道:“李…李大哥,我“我们的人今早见到潘员外乘船离开了。”

  李奇大惊道:“什么?”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北宋小厨师   下一章 ( → )
远东之虎贵族农民六夫皆妖重生左唯我的老婆是军亡宋百花宗的男弟混在东汉末太医斜风宋时行明宦之风流无
免费小说《北宋小厨师》是由作者南希北庆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历史小说。更多类似北宋小厨师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北宋小厨师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三百三十章金国特使(下)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