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毒宠女王 第一百四十章 大结局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毒宠女王  作者:九绣 书号:43117 更新时间:2018-3-4 
第一百四十章 大结局
  墨皇莫名其妙的不知去向,墨辰和楚叶早就在找他了,何少彦和李茂也动用了关系去寻找,甚至还发布了寻人启事,但这些天的时间,墨皇竟然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古怪的事儿。

  简爱倒是没有什么大碍,经过那个血池和古怪的纹路之后,反而进阶到了僵王,也就是说她达到了超级过后的极级,赶上了中高等位面星球人该有的级别,这是她万万想不到的,那个时候,她甚至都以为自己会死掉,却想不到不单没有死,还会进阶,这样的情况看来,那个地方就很待人思考了。

  结合墨皇的失踪,她几乎怀疑是否也是那个暗中的人在捣鬼。

  “你的进阶说起来很古怪,但其实也无可厚非,那个地方对于僵尸来讲简直是绝佳之地,而且你那个时候还是飞僵,拥有一定范围的取能力,能忍耐住痛苦的话,醒来后进阶是正常的事,只不过…”

  神千离没有继续说下去,简爱却是很明白,若是换个飞僵以下的僵尸,不死就不错了,哪里可能会进阶,只不过那个暗中人的目的就很奇怪了,而且是墨皇无缘无故的从冰棺中消失的,就如同凭空不见了,人间蒸发了一样,这就更奇怪了,如果是那暗中的人所为,那么他掳走墨皇究竟有什么作用?

  “你们怎么看?”

  “能怎么看?按黑暗末日那次的说吧,有人在背后我们,是想我们死,可能跟我们谁仇什么的,这次如果是为了你进阶,那是否可以看做是在帮你?可墨皇又不见了,这就不太正常了,再说了,我们那个时候都昏了,他为什么不杀我们?”玉隐坐在一边,剪自己每天都会长出来的指甲,挑动着眉头,分析着,不发疯的他,还是很有分析头脑的,但这件事,她和神千离也想过,他们分析出了两个答案。

  第一,就是那个暗中人很可能必须要她强起来,她对那个暗中人有很大的用处。

  第二,就是那个暗中人也许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或两方,一方想帮她,一方想杀她。

  究竟是哪个答案,具体不好说。

  简爱琢磨着,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华夏主席,她都回来几天了,他会打电话来很正常。

  她接起跟他说了几句,大概算是把此次的情况给代了一遍。

  挂断电话之后,她突然响起了袖珍哥,挥手把它放出了空间。

  袖珍哥一凭空落出来,她抓住它便放到了头上,袖珍哥古怪的看了一眼简爱,嘴巴嗫嚅了两下,终究还是没开口,神千离微微瞥过它,转回了目光,起身道:“大家都出去找找,其它事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把墨皇给找回来。”

  简爱微微点头,不说其他,就单论她曾经欠他的情,他们两夫也不可能放任他不管,如果最后实在没办法,她只有多积累点贡献值用探查的了,她沉下心绪,先一步带着袖珍哥离开了房间。

  玉隐见得席成瑾也离开了,轻顿了下,放下了指甲刀,也跟了出去。

  大家分道扬镳去寻找。

  与此同时,另一个地方,一处饭店中,戴碧芸和剔骨走在寂静的走廊上,眼底或多或少有了些奇怪,他们到了这个地球之后,一直都很少见到医生的身影,就算吩咐他们什么,都是打电话,给他们东西也是有指定的地点,医生自己在干什么,他们都不得而知,然而这次医生却说要他们来这个饭店来见他,两人难免有些疑惑,更何况,这处饭店说起来也很古怪,明明是一个好好的饭店,但完全没有一个人存在,整座饭店空旷得很,连一个人影也瞧不见,也不知道这个饭店是否是医生买下来的。

  两人怀着无数的疑惑敲开了一个房门,刚一进去,便看到了熟悉的男人身影。

  一身休闲装的医生正端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却是多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小男孩约莫五岁的样子,轮廓巧得犹如上帝最美的杰作,毫无瑕疵。

  他安静的坐着,喝着一瓶酸,一双大大的眼睛,睫纤长的眨动间,绕过一种绝萌的弧度,只不过两人莫名的觉得他的视线令人有点发寒。

  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两人只好转回了目光,只是心头又多了疑惑,医生带着一个孩子,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他们怎么都觉得奇怪,然而让他们奇怪的还在后面,只见小男孩喝完酸后,拖起粉的腮帮子,偏头看着他们道:“戴碧芸是吧,你跟她的仇,我知道,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

  小男孩的声音很气,但语调间十分大人,戴碧芸见得医生也不说话,她有点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也不好喝斥什么,索没有说话,小男孩倒是一点都不介意,转而又拿了瓶茶几上放着的酸,边允着边道:“我呢,一向很诚信,绝对不会使用骗手段,我给你的这个机会,虽然可以让你的力量大幅度的加强,强大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但后遗症还是有一些的,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医生时到至今都没有开口,戴碧芸愈来愈觉得奇怪了,她怎么觉得医生好像在这个小男孩面前没有说话余地?她扫视过医生,见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对她视若无睹,更是肯定的一些东西,她再度看向纯真模样的小男孩,深了一口气道:“我承认,我很想杀了她,但我觉得这个可以从长计议,我相信我总有一天会杀掉她的。”

  戴碧芸是一个聪明的人,后遗症是什么,她问都不想问,没有心思同归于尽的她,只是委婉的拒绝了,小男孩深凝过她,点了点头,靠往了沙发上,双腿微微晃着,美美的喝起了酸,也不在说话。

  长久的寂静中,戴碧芸手心几乎有些发汗了,小男孩这才再度开了口“你不愿意,我不勉强,走吧,我困了,我要休息了。”

  说完,小男孩跳下了沙发,踱步回到了房间。

  戴碧芸虽然觉得这一切都怪怪的,但终究松了口气,莫名的她就是小男孩给予迫力太大了,她对医生说了一句,转身就要出门。

  剔骨更是不停滞,一直只是看着的他,当先就比戴碧芸先一步离开了房间。

  然而古怪的是,他们走了好片刻,竟然又回到了房间中,就如同被什么了一样,走来走去,最终还是会回到房间。

  戴碧芸的心终是沉了,心头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转头看向了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医生,手心微微的握紧着,语气却尽量保持着平静,道:“主人,他不是说不勉强我吗?这…”“医生,这里好像没有我什么事,你是不是该放我离开?”剔骨也说道,咬着糖的他,眼底却是无尽的警惕,甚至手已经放在了身后,身后的际上,是一把巧的小手

  “我没跟你们说么?你们都需要留下,少爷的意见,可不代表我的意思,少爷不喜欢强迫,我可不一定。”医生慢条斯理的起了身,也就他在起身的刹那,骤然一声声响了起来,一颗子弹以极快的速度飞而来,剔骨准备的支绝对是地球名列前茅的好家伙,然而医生仅仅伸出了一只手,子弹便在他身前停了下来,坠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医生看向剔骨,眼底多了份别具深意。

  剔骨的心此时却沉到了谷底,但这个情况,倒也不出他意料之外,医生的力量不是他能想象的,他指尖紧了紧,最后还是放下了手,目光瞥过淡然屹立的男人,沉问道:“你为什么选择我?”

  “这只是顺带而已,就像顺手拿一个东西一样,你觉得拿一个东西,需要理由吗?”医生弯说道:“还有什么想知道的,我现在可以为你们解答。”

  “我不明白,如果你想要杀她,可以自己动手,就算你不想动手,我们总有一天也能杀了她,为什么非要…”戴碧芸一直都知道医生这个人很奇怪,不单奇怪,而且力量强大,但绝没想到会发生今天的事,这不正常,完全不正常,根本就说不通,这一切完全不符合逻辑。

  “我们没时间了。”

  “什么意思?”

  剔骨和戴碧芸听到医生的话,不异口同声,然而他们还没有得到确切答案,甚至还没来得及继续反抗,一声清脆的响指落下的瞬间,两人纷纷软倒在地,眼光朦胧中,他们看到医生走到了小男孩房门口,好像在禀告什么,他们听不太真切,意识逐渐的模糊了起来,剔骨伸了伸手,想要撑起身,最终还是落了下去。

  小男孩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彻底昏

  他红润的嘴角,轻轻上扬了起来,弧度可爱而狂。

  “Mybaby,接我为你准备盛宴吧,狂节很快会来临!”

  别墅中,屹立在窗口的冷峻男人,显得万分的沉静,他遥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眸有些不定,然而坐在四周的众人,眼底却是更加古怪,不因为其它,仅因为经过数天的时间,他们没有找到墨皇,他却是自己回来了,这就是一件古怪事儿,而且他一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根据他所说,他一觉醒来便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然后一路走,走了很久才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城市,然后瞧了报纸什么的,才知道这已经不是丧尸末日的世界,后来有一个计程车司机让他上车,然后把他送到了这里,说是里面有他认识的人,只是那个计程车司机也是什么都不知道,都是别人给钱让他做的,至于给钱的人是谁,那司机不清楚,他没有见过那人面貌,只不过给的钱很多。

  最为古怪的是,根据神千离的检查,墨皇体内的那种基因虽然没有消失,但基因中的狂暴因子却是了无踪迹了,就好像被什么给强行剥离了一样,只是这种剥离方法,实在让神千离无法明白,按理说如果强行剥离跟墨皇本身已经融合的东西,对墨皇来讲绝对会造成很大的伤害,会不会死亡都是一个未知数,但墨皇却是一点事都没有,身体完好无损不说,反而还强劲了不少,等级竟然都提升到了极级的境界。

  究竟是谁能有那么大的本事,既能强行剥离他的狂暴因子,又能不让他受半点伤,还能提升他的等级,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而且那个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也很待人深思,神千离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安。

  “墨皇,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神管家,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点怪呢?”

  墨辰听到神千离N+1次询问这个问题,他眼底多少有些不悦。

  怎么搞得好像是在怀疑他家教官似的?

  神千离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墨皇,狭长的凤眸波澜不起,宁静中的意味难明。

  墨皇转过身看来他,转而又扫视过了他身边的简爱,冰眸掠过一丝异色,很快又沉寂了下去,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他微微颔首道:“神千离,不管你信不信,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语气中并没丝毫火气,只是有点冷淡。

  神千离眸子微微眯起,似乎还想说什么,简爱却是按住了他,对他摇了摇头。

  神千离深看过简爱,蓦然一笑,耸了耸肩,靠往了沙发,不再言语。

  简爱起身走向窗口“墨皇,你刚刚苏醒,想来也累了,去休息会儿吧。”

  “我是丧尸,我不会感觉到累。”

  墨皇转头又看向了窗外,冰冷的声音中多了份飘渺。

  几人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不单神千离疑惑重重,心有怀疑,就连玉隐等人也不另外,毕竟墨皇回来得实在太蹊跷了,而且他等级的提升更是蹊跷得很,他们没法不去怀疑那人放墨皇回来的目的。

  唯有墨辰没有多想,或者说他本心的不愿意去多想。

  墨皇能安全回来,完好无缺,对他来讲就是一件大喜事。

  楚叶深凝过走过去跟墨皇说话的男人,或者应该说都是墨辰自己在说话,墨皇根本就没有回过,墨皇只是看着窗外,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楚叶眸繁杂了下,微微垂下了眼眸,也不好去打扰墨辰的喜悦。

  何少彦看着大家都不说话,撇了撇嘴,先了起身道:“我出去逛逛。”

  “我去看公司。”

  李茂也站了起来,他和何少彦这种性格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沉寂的气氛,太膈应人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纷纷准备出去透透气,然而两人还没有出门,房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吵杂的声音也顿时传入了耳际。

  只见是一个身鲜血的男人,后面正跟着简和一群人在追他,但速度不及男人,所以男人推开门了,他们才迟迟到来,不过神千离和简爱,还有玉隐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这可不就是剔骨吗?

  “救我——”剔骨也是很快看到了简爱,她还没说什么,他便冲了过来,紧紧的抓住了简爱的手臂,眼底一种极度的恐惧,占了他的曈昽,简爱就纳闷了,一向淡定的剔骨,就连面对沙瓦辛宫那样的地方,都还有心思开玩笑什么的,现在竟然这么的恐惧而害怕,实在难以想象,而且他怎么会到了地球?

  “大妹,你认识他?”简也停止了脚步,疑惑的问道,适才这个男人可是啥话都没有说,就冲了进来,跟个疯子一样,而且这个男人这副模样,的确很令人深思,简爱和神千离互相看着,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的疑惑不得不说很多,简爱微微沉了下心绪,看着剔骨紧张的样子,她皱了皱眉头,未免发生什么意外,先让简等人离开了房间,随后让剔骨坐了下来,等到他稍微冷静下来后,她才问了出自己的疑惑,但剔骨所言,又让她产生了更大的疑惑。

  “你的意思,有一个叫医生的男人,把你带到了地球,然后戴碧芸也跟着他,然后他要你们来杀我?然后他突然说能增强戴碧芸的能力,要给她一个杀我的机会,但戴碧芸没有承受住改变,所以死掉了,然后你乘他不在的时候跑了出来,可他为什么要杀我?还有,他难道没有对你做什么?”

  “我不知道,他说没时间了。”剔骨目光扫视过四周,仿佛生怕有什么东西出来,紧紧抓着一个抱枕,整个身躯都窝到了沙发上,阵阵的颤抖,眼底的恐惧,不加掩饰,只是他好像忽略了她的后一个问题。

  “剔骨,我在是问你,他对你做过什么。”简爱又重复了一遍,剔骨貌似现在听到她的这个问题,愣愣的看她了好片刻,发愣的吐出了三个字“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玉隐就搞不懂了,以剔骨的性格,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会如此的恐惧?他到底在恐惧什么,到现在都没说出个所以然,这就有点太不正常了,而且那个什么医生既然这么的强大,剔骨能跑得出来吗?这是不是太扯淡了点?

  “你究竟怎么出来的?”神千离直视着剔骨,心头的预感愈来愈不好了,这种预感,来得莫名其妙,只是他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总觉得绝非好事,他的手心不握了起来,那种预感让他有些心烦意

  “我,我是乘他离开的时候跑出来。”

  “不可能,按你的说法,他这么强大,你怎么可能跑得出来,傻子都不会信。”剔骨话刚落,何少彦便是嗤然了,他脑子再不好使,都不会相信这种事,如果剔骨这样都能跑得出来,只能说那个什么医生是一个蠢货。

  “不可能跑出来?那我,我怎么出来的?我…”剔骨莞自喃喃着,神色间愈加的发愣,通过他的言语,怎么看他怎么不正常,然而大家还没有继续问他,他的脸色徒然一变,痛苦的尖叫了一声,猛然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仿佛自己的脑袋中有什么似的,拼命的捶打,简爱却是隐约瞅见他瞳孔一闪而逝过的红光。

  李茂想要过去说什么,简爱快速的拽住了他“别过去,他不是正常的剔骨,他有问题。”

  也不知道是在响应简爱的话,还是如何,剔骨豁地抬起了眸瞳,不再捶打脑袋,然而他的眸已经变得血红,一缕缕的血丝,犹如线条一般在他瞳孔中游走着,一股暴戾而阴冷的气息,顿时弥漫了开来,他嘴角绕起一抹笑容,却是分外的狰狞,他闪身之间的速度,竟然之快。

  神千离当先带着简爱移开了几步,墨皇和席成瑾反应也不慢,一左一右按住了剔骨的肩头,只不过剔骨好似一瞬间疯了一样,而且力量比不两人弱,猛然挥开了两人,却不攻击他们,调头又袭击向了简爱。

  这个时候,袭击向她的同时,剔骨的力量再度加强,莫说其他人没反应过来,就连简爱也是一样。

  转眼间,神千离便被剔骨丢了出去,他的双手也同一时间,没入了她的膛。

  她眸瞳微微赤红,自身就仿佛自动防御一般,霎时间,不受控制的爆发出了噬之力,进阶僵王之后,她噬之力愈发的强大了,她几乎也是下意识的反手扼住了剔骨的手臂,牢牢的抓住了他,指尖陷入了他的皮

  剔骨好像完全变得没有意识,也不觉得疼痛,只是想要把自己手出来,再次攻击她,只不过他根本就不出来,简爱发丝凌乱的飞舞,不断卷入体内的力量,令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嘶吼。取太多的力量,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痛。

  她再次感觉到了经过血池之后的裂疼痛感,整个身体仿佛都要碎了一般。

  “陛下…”

  众人凝眸望去之时,便见到了这么一幕,神千离眉心一沉,从凹陷的墙壁中离出来,当即就要过去,然而徒然一道光芒猛然划过了眼帘,毫无预兆,他顿时只感脑海一阵眩晕,整个身形猛然倒了下来,其他人也不另外,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凭空显现。

  …

  浩瀚的星空中,一艘飞船悠悠的行驶着,行驶的方向是一个未知,没有人知道会去哪里。

  然而飞船中有简爱、神千离、墨皇、玉隐、席成瑾、鬼鬼、北北、黑子、袖珍哥,他们几个最强的,最特别的,全都在,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就算是简爱的记忆,都停留在那个穿着休闲服的男人把力量传输给她的一刻,过后她便失去了意识,最后醒转过来,便到了这个地方。

  这艘飞船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出去,哪怕是传送力量也被阻隔了,系统的传送门都不管用。

  “我不明白,为什么?”

  玉隐早就不再想怎么出去了,他们已经试过很多遍,这飞船打也打不破,什么方法都没有,但他搞不懂带他们来这里的人是什么意思,他们醒来不单什么事也没有,反而力量都被提升到极级,简爱的力量也是到了夜叉,也就是天极的境界,可这一切是不是太不正常了点?还有这个飞船,到底要把他们带到哪里去?

  玉隐撑着额头,呆在这里久了,免不得有些烦躁。

  简爱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她的疑惑不比玉隐少,但他们能如何?出也出不去,什么法子都用过了,都不顶用,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可她觉得那个带他们到这里的人,肯定有是目的的。

  答案,或许不会太远了,这个飞船终会到目的地的不是?

  “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想,我们最主要的是加强自己的能力,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好事,我们只有自己强起来了,才能更好的面对。”

  听到简爱的话,几人对视了一眼,玉隐也不吭声了。

  她说的确实没错,不管怎样,自己强起来总不是一件坏事。

  这个飞船的内部空间很大,甚至有锻炼场所,他们本身的力量也许很难增进,但身手、敏捷等等能力,还是可以有一定程度的加强,简爱见得玉隐等人离去,深看一眼一直很沉默的墨皇,见他也离开了这里,她转而看向了身边的男人,头靠往他肩头“千离,你自从最开始说过两句后,一直都没开过口,你在想什么?”

  “我什么都没想,只是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神千离拢过她的娇躯,狭长的凤眸微微幽寂,北北在他身边睡着,也只有北北这个孩子还能在这个时候睡觉了,他轻轻的扫过稚孩子,沉了下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的预感从来都绝非妄论,这次恐怕不会不是好事那么简单,恐怕会发生很大的事。”

  简爱微顿了下,颔首想说什么,鬼鬼徒然跑了回来,玉隐等人亦是如此。

  她刚想要询问,凝眸中便看到窗外的场景,只见原本漆黑的星空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明亮了起来,被一层白光笼罩着,然而这种白光,因为力量的阻隔,哪怕是神千离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没过多久,他们只感觉一阵轻微的晃动,坚固的机舱门突然打开了,几人对视了一眼,古怪顿生。

  但想来应该是到达目的地了,而且神千离也感觉到自己现在能探查了,只是他更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波动,好像是,好像是…他眸光微动着,但他还没说话,玉隐突然叫了一声“墨皇,你干什么?”

  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众人转头便见得墨皇朝外面丢了一个东西,然后爆炸声猛地响起,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顷刻间卷席而来,打得众人措手不及,就算是简爱和神千离也只来得及把距离自己最近的北北和鬼鬼送入空间,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墨皇、玉隐、席成瑾已经昏不醒,全身上下无一完好。

  “我刚才感觉到了主脑的能量波动,而现在…”

  神千离眸光难定,然而简爱一时间却没明白他的意思,只不过神千离很快上前先把墨皇送入了空间,沉声道:“我们先回去,到时候我再跟你说,我们的预感愈来愈不好了,我们必须要马上回去。”

  神千离少见的有些焦急,简爱咬了咬牙,也没再多问,尽管疑惑很多,但等他们回到了地球的时候,一幕景象让他们真正的震惊了,只见天空中无数东西划破了苍穹,纷纷犹如流星一般坠落而下,有些坠落到她的别墅中,发出沉闷的声响,砸出一个大火坑,然而落下来的一些东西,竟然是她所见过血人。

  如果是血人的话,那么天空一直在朝四面八方坠落的东西,是否就是沙瓦辛宫的其它玩意儿?可沙瓦辛宫中的东西怎么会出来了?简爱有无数的疑惑,却也没时间多想,见得血人扑来,她果断剥掉了他的脑袋,随后快速的进了别墅,动用系统能量,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光圈,笼罩住了整个别墅。

  别墅中,简等人都在,简玲玲也没去上学,不因为其它,仅因为简爱他们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简也不傻,哪怕不知道很多事,但她觉得情况不太对,所以才把众人聚集到了别墅,只是想不到简爱和神千离突然又回来了,众人惊异了下,简首先奔了过去。

  “大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外面现在出现了状况,,以防万一,你们先进我的空间。”现在事件很多,不管如何,外面的情况都不太好,简爱也没时间多解释,先就把何少彦等人收入了空间。

  简皱了皱眉头,余光微瞥间也看到外面不断坠落的怪异东西,她也心知以自己的能力帮不上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孙女没有顾忌,她也没执着的去询问,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声“小心点。”

  “嗯。”一群人被简爱送入空间沉睡,顺带把北北和鬼鬼放出来之后,她和神千离退去了光罩,光罩持续久了,她可承受不了,她的贡献值可没那么多,然而外面此时坠落下来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各种各样的怪异玩意儿,多不胜数,有的身形像人,有的完全就不是人,他们解决了一些,却是还有很多。

  而且天空之上,犹如流星坠落的东西,还在持续,仿佛无休无止,也不知道还要多少此类的怪物,他们走上街道之后,街道上早已不复平静,四周鲜血淋漓的景象,简直犹如末日来临,所有人都在尖叫、逃窜,恐慌不已。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没有人知道,包括简爱和神千离,然而下一刻,一个小男孩咀嚼着一瓶酸,慢悠悠走了过来,他小小的身影行走在恐慌的人群中,显得特别的另类,更古怪的是,没有一个怪物管他,就好像没瞧见他一样,完全不攻击他,而且他来之后,那些怪物也停止了攻击他们。

  小男孩则是在距离他们十步开外停了下来。

  他凝眸看向了他们,目光最后落在了神千离上,对他出一个纯真而诡谲的笑容“离哥哥,好久不见。”

  离哥哥?

  简爱疑惑,转头看向了神千离,然而此时的神千离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眸曈猛然收了起来,望着小男孩泛过浓浓的不可思议,他的口微微起伏着,嘴轻抖好片刻,才吐出了两个字“无忧。”

  他说话的同时,猛然握住了简爱的手,后退了几步,与小男孩更是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而他的眼底是简爱从来没有见过警惕,甚至还有一丝深沉的忌惮,这样的神千离,她从未见过,心头疑惑愈浓。

  “你干吗这么怕我?我又不会吃了你,你知道的,无忧一直最爱离哥哥了。”小男孩见到神千离警惕的样子,咯咯的笑了,丢掉手中的酸,带着最纯粹又很诡异的微笑,迈步了过来,他每走一步,神千离便是退后一步,捏着她手指的力度,也愈来愈重,她终于拽住了他。

  “千离,他到底是谁,你干吗这么怕他?”

  “他是沙瓦辛宫的铸造者,是神族的第一天才,他是个疯子,我早就该想到,他不会这么容易死,我早该想到那些古怪的东西,只有他才能做得出来,我早该想到的…”神千离声声呢喃,恍若梦呓,眼底的警惕和忌惮也愈来愈浓,脸色更是煞白煞白。

  “离哥哥一向都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呢,你是不想面对吧,或者该说,你自己把自己的记忆给封存了,因为你怕我不是么?只不过,这真的很伤心无忧的心啊,我记得我们以前玩开心的。”无忧边走边说着,仿佛很伤心似的,目光幽幽的看着神千离,神千离面容却愈发难看了起来。

  然而神千离一直以来都淡定而优雅的,从来都不会这个样子,这样的他,让简爱心疼,她不上前一步,想要先挡住这个小男孩再说,只是她刚动,神千离便把她拽到自己身后,速度之快。

  “我们会离开这里,不会阻止你的事,你想要怎样,我都不会管,但不要动她。”

  他定定看着眼前男孩,手心微微发紧,她甚至感觉到了他身躯颤抖,显示着他的忌惮,或者说他是恐惧的,他在恐惧,他在恐惧着眼前的小男孩,只是明明这么的恐惧,却又还是想要去保护她。

  简爱凝过男人紧绷的背脊,眸光微微繁杂,她虽然不知道神千离和这个无忧有着什么过去,但肯定绝非很好,她反手握紧了他的手,瞥向了小男孩“你才是那个背后的对吧?你做这一切难道就是为了开放你的宫,然后杀我不成?用得着这么复杂?”

  “你觉得我复杂了?NONONO,我给你看点东西吧。”

  无忧伸手按下手腕上的手表,手表发出一种无形的波动,仅仅是眨眼的功夫,四周的环境已经改变,就像置身在3D立体的环境中一样,明明知道肯定是幻象,但纵看过去,一切感觉起来又十分真实。

  这里是一座华丽的宫殿,宫殿中,小男孩就坐在正中间的金椅上,神千离就在他的身边坐着,但他好像不能动弹,只是坐着而已,然而下面有很多人,通通仿佛都被定格了一般,只有眼睛在转动。

  小男孩片刻之后起了身,翻手中手上便多了一个手术刀,他走到一个女人身前,他执着手术刀一刀刀割了下去,女子眼泪都留了出来,却是无法呼喊,直到他把女子每一寸都剥离了开来,鲜血溅了一地,他才停了下来,拖着脸的鲜血,看向了上面坐着的男人“这是跟你关系最好的女人,算是你最好的一个女朋友吧,很可惜,她碎掉了,再也回不来了,不过,这一切也怪你,谁让你要离开我,所以了,离哥哥,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她们,他们,都是因为你才会这么惨的死去,不然他们可能很轻松的死,再战争中死亡,但现在么…”

  小男孩咯咯一笑,仿佛十分愉悦的样子,再度开始剥起来大殿中的每一个人,大大小小都在手术刀中成了一地残碎,绝对是经过万般的痛苦才死去的,尤其是最后的一个小男孩,无数的虫子在他的身上蔓延,被虫子噬而死。

  然后是些模样怪异的物件,被小男孩给直接捏碎了,那些物件是系统,系统里面可以说是神千离的兄弟姐妹,他们毕竟有思想有喜怒有感情,神千离就坐在上方,眸瞳通红,不断着眼泪,却又无法出声,最后是一个老人来来,神千离已经昏,然后…

  简爱不知道然后了,所有的立体映像到这里终止,当她再度回过神的时候,还是站在原地,然而神千离好像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貌似只有她一个人看到,但她终于明白神千离为什么怕这个孩子了,任谁恐怕经历过那种过去,那种从心灵深处的无力,都会惧怕,都会选择去封存自己的记忆,因为承受不起,那种悲伤、无力、所有亲朋好友全死去了,只剩下一个人的孤独,很难想象。

  她想,如果这个孩子不出现的话,神千离恐怕不会记得他,也不会记得那段痛苦的过去,不会回忆起来,也怪不得他以前从没想起过这个孩子,那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不愿意记起,正因为那段过去太过痛苦,所以才会选择封存,所以当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当封存的回忆松动,回忆起来的时候,他才会惧怕,他是在怕他像以前一样杀掉自己身边的所有人,他怕这个孩子伤害她。

  “明白了吧?他怕我,正因为他太过怕我,所以我只要一出来,就会勾动他封存的记忆,所以我不能出来,如果选择一个人的话,以离哥哥的性格,他可不会轻易相信,他肯定不会愿意用天上掉馅饼的东西,所以,为了加强你的实力,我只好用一些极端的办法,当然,加强你的实力,只是为了毁不掉那该死的主脑的时候,以防万一而已,毕竟我喜欢做事做全面,考虑周全一点。”无忧笑着说道,说得很简洁,但简爱不是笨蛋,她算是彻底明白了他的目的。

  无忧的目的很简单,他的目的就是让他的宝贝,沙瓦辛宫中的宝贝,再度降临世界,只不过沙瓦辛宫被创造系统的博士给封在了无尽的虚空中,系统的主脑就是封印沙瓦辛宫的关键,但主脑防御太强了,能量也强大得很,防止任何东西的接近,无忧就根本接近不了它,更遑论毁灭它?

  世上唯有一个人或一种东西能接近主脑,就是本就同源的系统和她这个宿主。

  所以,无忧计划着,布置着,在每一个位面星球都放着他的眼线。

  所以,总有一天,他能找到再次有系统和神千离,或者系统的宿主。

  只要,找到她,她这个宿主接近到一定范围,主脑就会自动发出传送光来接引他们,然而墨皇就是无忧使用小手段控制的一颗棋子,他丢出的东西,也是无忧花大心血而造就的一种能量弹,至于简爱他们也是他的备用棋子,因为能量子弹如果没有毁灭掉主脑,主脑就会杀掉对它攻击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简爱自然不会让主脑杀墨皇,所以她一定会跟主脑扛上,那就必须毁灭掉主脑。

  这一切的一切无忧都想得很周全,周全到毫无漏点,为的就是毁灭主脑,让他的宝贝出来。

  真是好大的一个计划。

  “你就不怕我们毁灭不掉?”

  “不会,虽然那个能量弹,我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但就算主脑没毁,能量肯定也不多了,你们这些我提升了实力的人,足够应付,更何况,还有离哥哥在,他一定会有办法毁灭主脑,他一定会有,所以,我从来不担心。”无忧不在意说道。

  “你就是一个天字一号疯子。”

  简爱已经没法评价这个外表长不大的人,只能说他是个疯子。

  神千离眉头却是紧紧的皱了起来,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有这么一袭对话,但他也不想多想,也懒得多想,因为想多了也没用,他没有能力对付这个人,他握紧着简爱的手,凝眸看着小男孩,声音微微发沉“让我们走。”

  “小东西,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叔叔,叔叔可会生气哦。”

  无忧没答,反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猛然伸手间掐住了鬼鬼的喉咙,原来鬼鬼也不知道何时窜到了后方,想要袭击他,无忧转头看向了鬼鬼憋红的面容,莞尔一笑,另一手伸出的时候,北北从一个方向,不受控制的飞了过来,落到了他的手上,被他拎着衣襟,原来北北也在后方使用意念,只不过好像没有任何作用。

  然而他的话却是太怪异了,难道鬼鬼和北北也那什么神族的人不成?这个长不大的无忧难道是他们的亲叔叔?简爱眸光不怪异,鬼鬼也惊讶的瞪大自己的瞳孔,她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讨厌封存记忆。”无忧嘴微微撇了撇,猛然丢掉了北北,一指点在了鬼鬼的眉头,鬼鬼被丢出去的瞬间,一抹记忆猛然卷席而来,犹如水一般,淹没了她的整个思维,她抬头的瞬间,再度看向小男孩的时候,已经有恐惧蔓上,她撑着自己身体,嘴哆嗦着,快速后退,竟然连过来都不敢过来了。

  可见这个貌似的小男孩,不单伤害过神千离,更是伤害过鬼鬼,不然鬼鬼也不会这么惧怕他,北北也许是因为小,也许他出生的时候并没见过无忧,所以并不明白自己姐姐怎么了,他也不认识无忧这个小叔。

  神千离的脸色却愈加的发沉,再度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让我们走。”

  “NO。”

  无忧轻吐出一字,转而笑看向了简爱,那种笑容让神千离骨悚然。

  神千离调头就想要离开,无忧却先一步挡在他的身前。

  神千离指尖微紧,眸光泛过一抹沉痛“你为什么非要杀掉我身边的人不可?”

  “离哥哥,你还不明白吗?在神族,没有人喜欢我,我父母也不要我,因为他们怕我,他们怕我的能力,我从他们眼中看到了恐惧,但你这个博士大伯创造出来的特殊智灵,却是不一样,你不怕我,只有你不怕我,只有你愿意跟我讲话,我一直当你是亲哥哥,你知道吗?”

  “但神族那些混蛋,他们想要杀我,他们想要分开我们,所以我只能开启时空大战,我要毁灭掉他们,毁灭掉所有阻碍我们的人,毁灭掉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一起,只有这样才没有人再来妨碍我们,而且,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讨厌他们,很讨厌那些在你身边的人,他们不断在你面前说我这样说我那样,他们想要分开我们,还以为我不知道,真是一群讨厌至极的白痴。”

  无忧说到最后,小巧的精致面容几近的已经有了些狰狞,他身形猛然一动,快得神千离完全反应不过来,手中便是一空,简爱已经到了他的手中,他小小的手拽住了简爱的手腕,嘴角掠起一丝狞笑“还有这个女人,你居然爱她,你居然会爱她,这让我很不喜欢,要知道你是我哥哥,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没人能夺走…”

  小小的手,扬起的瞬间,仿佛变成了最尖锐的利器,从指尖散发出来的森冷,让神千离心神巨震,连忙道:“无忧,我答应你,我不会离开,你先把她放了好吗?”

  无忧短暂的停了下,转过头来看神千离,见得他眼底的祈意,他蓦然一笑,然而他还没开口,简爱先一步出了声“千离,别对他妥协,他就是一个疯子,而且是长不大的变态疯子,他一定会说NO,不过,死变态,老娘告诉你,别以为你赢了。”

  “你什么意思?”

  无忧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就连神千离也不明白简爱的话,毕竟在这个世上除了死去的博士,还有毁灭掉的主脑之外,没有人能杀死他神无忧,以简爱的能力,老实说,对于神无忧来讲,根本就微不足道,他如果想杀死她,还有他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就算传送到系统空间,他也能把你抓出来,所以神千离在记忆复苏,记起他之后,完全没有半点对抗的心思。

  因为他知道抵不过无忧,他已经体会过那种深沉的无力,他不再想再体会一次了。

  所以才会选择另一个方法,只是简爱这话就很奇怪了,她难不成还能对无忧造成伤害?

  尤其是神千离是最不明白的一个,她的一切,他都知道,以她的能力,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她…神千离正狐疑着,简爱微微勾起了角,一个东西徒然从她衣兜里跳了出来,那是一只小型的机器蜘蛛,就在蜘蛛落地的瞬间,仅仅眨眼的功夫,它的身体四分五裂,从它的身体中滚出一颗五光十的石头。

  石头一落在地上,一股庞大的能量顿时四溢了开来,一古脑的钻入了神无忧的身体,他踉跄的后退了几步,眼底泛过浓浓的惊异,但惊异只是瞬间,他便发出了一阵怒吼“博士,你个混蛋。”

  音落的同时,简爱已经飞退了开去,转眼就抓住了发愣的鬼鬼,然后把神千离和北北一起送入了空间,她的身影最后消失的刹那,原地猛然响起了冲天的爆炸声,等到他们出来的时候,方圆百里几乎已经成了废墟,无忧早就消失不见了,神千离凝过模样有几许狼狈的女子,眼底泛过疑惑。

  简爱却是狠狠地松了口气,转头解释道:“我走上这条街道的时候,系统突然跟我说了一句话,说会杀了他,让我不告诉你,然后我感觉口袋中多了一个东西,当时我没明白系统什么意思,后来他出现我才明白了。”

  以神千离的聪明,不用多讲,他便能懂,系统是博士创造,博士后来救了他,他也知道,博士让他离开,恐怕在那个时候,博士就早有准备,把那颗奇怪的石头放入了系统空间中,这应该是系统最大的铁秘,所以他才会不清楚,然而系统的留言,就代表了博士自己,他没有选择他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也知道自己,自己对无忧的恐惧和忌惮太深了,如果他来做这件事,绝对没有简爱好,很容易产生意外。

  只是博士竟然布置这么一个局中局,来引无忧接近,他…

  神千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她不再有危险,他放心是放心了,但却出奇的没有感觉到任何开心,回忆蔓延过脑海,他凝望着狼藉的地方,眸光微微繁杂,他记得无忧曾经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简爱深看过男人,心口微疼,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她不想去安慰,她只想用自己的温暖来告诉他,她会一直陪他身边,以后那个孩子也不会再伤害他了,神千离微微低眸,瞥过两人手指,深了一口气,挥去了思绪,拢过她道:“我们走吧,我想我们该处理后面的事了,博士应该有指示吧!”

  神千离果然很聪明,得一便能反三,博士确实有指示,在进入空间后,系统就对她传出了讯息,博士早有一定的安排,其实早在那个时空大战开启的时候,博士就改造了3号系统,让系统有了能取万物的能力,只不过这个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的自动排列程度,早在前些日子,就已经排列好了,只要把系统放入了主脑原来呆的地方,它就会自动取能量,然后代替主脑,重新封印沙瓦辛宫。

  至于主脑呆的地方,简爱离开的时候,系统早就自动定好了位置,为的就是这一刻。

  可以这么说,3号系统最终的存在就是为了以防无忧这个万一。

  当然,如果无忧真的死掉了,系统会如旧,她也会不断的穿梭在末日位面中,赚取贡献值,只不过现实总是出乎意料的,简爱传送到了安静的地方之后,耳朵上的耳钉自动离了出来。

  一道光芒落在了神千离身上,还有一个手镯也套入了简爱手腕,这个手镯里竟然有很大的空间,空间中的东西堆得到处都是,连简他们都在,玉隐和墨皇竟然被系统不知何时给医好了,然后其余的全是系统的,它既然要去做基石,这些东西自然没用了,只是简爱还真想不到系统会给她。

  强盗系统这次总算大方了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博士输入过什么指令,不过,里面有一个特殊的,让简爱既是惊异又是愕然,神千离看过之后,脸色也很怪异,然而系统此时已经跟神千离彻底断去了联系,飞上了天空,进入了无尽的星空中。

  两人对视了一眼,忽然整个人轻松了下来,哪怕不能再得到某些东西,就像是异能,系统没法像东西一样给她,也不会无缘无故给她,但得与失此时此刻,其实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他们不相视一笑,离开了这里。

  几天之后,整个地球上落下的怪物,全部一股力量给上了天空,唯有简爱和神千离明白,他们是回到了沙瓦辛宫,因为沙瓦辛是造就他们的地方,沙瓦辛宫被封,他们自然会被回去。

  玉隐等人却是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街道上忙碌清理狼藉的人类,脑子的疑惑,玉隐倒是想问,但简爱一句话把他给堵了回去,两人竟然要去旅游了。

  “回头见。”

  简爱说完一句,雷厉风行得很,转眼就和神千离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所有人只能无语。

  这个时候去旅游…

  何少彦和李茂对视着,翻了个白眼,果断的做了两“不管了,房子去,爷爷的,我们的别墅都快成渣了,再不好,我们得住荒郊野外了。”

  他们的别墅十分不堪入目,远远比地震还来得惨淡,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想来一定不好,只要瞧街上余惊未去的人类就知道了,但简爱和神千离居然能放心大胆的去旅游,基本上应该是没大问题了。

  他们的人也多,包括简他们,加上简爱从丧尸末日带回来的保镖门,只要些工具,稍微一下,然后等大家恢复之后,再找人重新建筑也行,他们是这么想的,而且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城市,毕竟这里才是简爱的地方,去其他地方可就是别人的了,他们可舍不得这个殖民地,只是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他们经过一天的时间,只出了能睡的地方,房屋实在不好,只能照旧,大家都放弃了,只能暂时先将就着。

  “你说他们到底怎么想的,这个时候去旅游。”

  玉隐坐在破烂的别墅外,地上是一张传送到别处后来的毯,他忍不住咕哝了一句,心头不是很舒服,也不知道是不两人这个时候去旅游,还是其它,简深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摆自己的

  这里的东西,都是通过简玲玲传送手镯去外地来的,完全崭新,就是配合着残碎的别墅非常的不和谐,然而突然玉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道走进来的身影让他整个愕然了,这不是简爱,还能是谁?

  只是…

  “你不是去旅游了吗?还有神千离呢?”

  玉隐话刚出口,更让他跌眼的事发生了,只见简爱也没有搭理他,只是走到了一直就没吭过半声的墨皇跟前,微微蹲了身子,她竟然伸手抚上了墨皇脸颊,眼底仿佛有一种疼惜,这是什么情况?

  不单玉隐,所有人都被这么一幕给震呆了,何少彦和李茂甚至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然而墨皇也好不了多少,冰冷的眸子中尽是发愣,好似完全呆滞了一般,看着眼前的女子发着呆。

  “你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我知道你一定很自责。”

  简爱轻启说道,墨皇眸光波动,没有开口,但她的话的确没错,他是自责,他回来之后,一直在努力的想究竟是谁把他了出去,但后面的事件一个接一个的来,他也没时间去想,只是那个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回事儿,突然就丢了个东西出去,好像被什么控制了一样,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算不清楚后面的情况如何,可他不会认为很好,然而这一切,恐怕都跟他不了干系。

  也不知道发生这一切的时候,她是否受过伤,或者跟什么对抗过。

  他不知道,只是如果有的话,这全是他造成的。

  墨皇微微垂下了眼眸,伸手想去拉开她的手,但又被她按住了,他不解。

  “墨皇,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我也知道你这个人很沉默,总是什么都不说,喜欢把所有都埋在心底,但我都知道,我感觉得到,不过,我是她,我也不是她,所以…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看着行为怪异的简爱,简玲玲首先出了声,她真被简爱给疑惑了。

  不单她,所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怎么觉得她好像是想要接受墨皇一样?

  但这不正常啊,以简爱对神千离的爱,她不可能伤害神千离,她也不会舍得去伤神千离。

  可这…“我不是她的本体,我是她的共同体,也就是说,我可以说是她,也可以说不是她,我拥有她的一切,性格、记忆等等都一样的,只不过我没有她对神千离的感情,除去这个之外,她和她没什么区别。”

  简爱并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墨皇,绽放出了一抹明媚的微笑。

  然而另一个地方,一处美丽的大海边,此时此刻,男女正相拥在夕阳下,余晖落下了一地唯美,简爱静静的窝在神千离怀中,心从未有过的宁静,她目视着波光粼粼的大海,嘴微微弯了起来“我想现在他们应该很惊讶吧。”

  必然的,就是她最开始看到空间中躺着的女子的时候,也很惊愕,她绝想不到系统会造就出这么一个人,竟然不单相貌跟她一样,就连品种什么都一样,还跟她有很大联系,她感觉得到她们是共同体,她生,她生,她亡,她也会亡,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她,没有对神千离的感情。

  但也正好,既然没有对神千离的感情,她便可以接受墨皇。

  老实说,她其实曾经也想过墨皇如果苏醒的话,他们该是如何,面对墨皇,她真心很复杂,尽管那个人从来都很沉默,从来什么都不说,但有句话说的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感觉得到他的一切心绪。

  还好,现在她总算可以放下心了,另一个她,一定会带给墨皇更好的生活。

  “我们应该想想,我们下一个地方该去哪里,正好可以算是度月,只有我们两人,你有什么地方想去?”

  神千离下巴在她头顶微微磨蹭,他此刻也是平静了许多,无忧的逝去,虽然没有任何开心,但总算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头,如她的话,他不用再担心身边的人被残忍的杀害,他不用再有忌惮和顾忌,然而系统还给他了一个好能力,便是传送,这个传送能力还不仅仅是位面星球,还包括任何时空,他们将可以去任何地方,不用再只去末日。

  简爱转头过去看他,微微眨眼“千离,这次你可说错了,不是我们两个人,还有一个要去。”

  神千离微微怔了下,她肯定不会带简他们去补度夫月,她的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他扳过她的身子,定定看向了她的肚子,眸底泛过一丝异色“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感觉到的,我虽然不像吐什么的,但感觉到肚子有好像什么,我想…”

  简爱虽然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时候有的,但想来应该差不了多远,毕竟她一个僵尸可不会生病,百分之九十九可能是有宝贝了,神千离指尖终于微微颤抖起来,他绝想不到自己突然会有孩子了,那当爸爸的日子,还远吗?

  她竟然…

  神千离口微微起伏,长臂一勾,猛然拥过她,眼底温柔,犹如化不开的浓墨,薄轻启道:“我想到了一个地方,我们去1590年。”

  1590年,莎士比亚的时代,他们正好可以带着肚子里宝宝去看看大剧作家,大诗人。

  他们会心一笑,身形逐渐的消失在了海滩上,夕阳渐落,月儿也在此时爬上了柳梢头。

  这是结束,也是开始。

  这绝对会是一场美好的路途。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末世毒宠女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历史进程行尸走肉位面养成系统星客大时代超级基因装甲暴力和亲指南末世之进化系幸福末世零式血染星空下星际全能女王地球试炼场
免费小说《末世毒宠女王》是由作者九绣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科幻小说。更多类似末世毒宠女王的免费科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科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末世毒宠女王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一百四十章大结局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